卫家顾兰

Panuwat:

真的是很甜了😭😭



cr: just.u.banana

Tae&Tee Marry Christmas

哇!赶紧上车

疯爹地的小鞭炮:

Marry Christmas


圣诞快乐大家。


来自 @卫家顾兰 小可爱的点梗。


然后就是走心又走肾N多人要的车了。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“圣诞老人会从烟囱里爬进来,爬到你的房间去送给你礼物。”年少的Tee倚在妈妈怀里听完了这个故事。妈妈捻了捻他的被角,亲了Tee的额头,“好梦我的宝贝。”


 


Tee拉住了妈妈的衣角,小小的眼睛里装满了期待:“妈妈,圣诞老人真的会来吗?”


 


妈妈摸了摸那个不安分的小脑袋,哄着他说:“会来的,Tee一觉醒来,圣诞老人的礼物就会放在床头了。快睡吧。”


 


“好,妈妈晚安~”


 


Tee闭上眼睛假装乖乖在睡觉,在确认妈妈回到房间之后披上衣服偷偷的溜到客厅。彼时还是在老家,大大的烟囱和壁炉竖立在客厅的正中央。Tee小小的身影盘腿坐在壁炉前面,他倒是要看看圣诞老人长什么样子。


 


小小的脑袋就这样裹着小毯子坐在客厅里。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困的Tee整个脑子都有些昏昏沉沉的。头一点一点的,都快要够到地板了。突然间听到砰的一声,一个黑团子就掉到了他的面前,从壁炉前一点点爬了出来。


 


Tae本来是在家里等圣诞老人的,但是一直等不到所以就主动出击,从屋顶爬出来找圣诞老人,谁知道爬了没多久,不小心一脚踩空,从别人家的烟囱掉了下去。


 


Tee被这个“从天而降的黑团”吓到了,但是还是掩盖不住好奇心,伸手捅了捅不知道是不是还活着的黑米团子,“诶,你是不是圣诞老人啊。”


 


Tae抬头,就看到了一双如星如月的双眼,眼睛的主人整个裹着毯子,露出如雪一般的皮肤,活脱脱的一个糯米团子,此时这对好看的眼睛正充满惊奇的看着他。多年后回忆起来,还是觉得像星云后的黑洞,将他一点点的吸了进去。


 


回忆戛然而止,后来的Tee窝在Tae的怀里,一脸狭促的嘲笑他:“你说说你,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么灰头土脸的。也不知道我是怎么看上你的。”


 


Tae宠溺的笑了笑,刮了刮他的鼻子:“不能怪我啊,我怎么知道那时候我会一时失足掉到了我未来老婆的家里,早知道的话我肯定会好好打扮再去的。”


 


“哈哈哈哈哈哈。”


 


今天是平安夜,是他们认识二十年的日子。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射到床上,是两个相拥而眠的人,Tae起身在Tee的额头上亲了一口,就去浴室洗澡了,Tee趴在床上,朦胧的揉了揉自己的双眼,还是有些困倦的翻了个身打算继续睡。


 


Tae洗完澡发现他还在床上赖着,走过去揉揉他的脑袋。“今天不用工作吗?还不起来。”


 


“不想去,你帮我请假吧。我要睡觉!”说完把被子一卷,缩到角落里继续呼呼大睡了。


 


“好。”Tae依旧带着一脸无奈宠溺,看着那只粉嫩的小白猪缩到了床的最角落里。“今天过节,酒吧那边会忙碌一些,我不能太早回来。想我的话就过去找我。”


 


Tee整个人闷在被子里,满不在乎的应道“去吧去吧。才不会想你。”


 


等到Tae离开的关门声响起来他才默默的从被子里探出他的小脑袋来。有些愠怒的哼了哼,这个木头人!到底是真不记得还是装不记得!


 


Tee这一觉睡到了下午,热了热Tae留下的午餐吃了之后就在屋里转悠了起来。打开朋友圈推特IG清一色都是秀恩爱的,想玩两把游戏也没了兴致,Tee意味阑珊的把手机扔到了一旁。心里默默的骂了Tae一顿!


 


在床上不知道躺了多久之后,Tee还是无聊的不知道干什么,想起来Tae临走之前说可以去酒吧找他,Tee想了想,过节还是想待在他身边。等到了明天再说他忘了纪念日,狠狠的数落他一遍好了!就这么办!整理了一下自己弄的乱七八糟的头发,起身出门去了。路过小区的门口,还跟保安打了个招呼。


 


虽然身为酒吧的老板娘,Tee却很少来到这里,他不喜欢喝酒,也不喜欢金属味太重的声音,除非来找Tae,否则他很少过来。今天似乎别样的安静,酒吧没有一点声音,远远的看不到光亮,要不是招牌还在,Tee都有些不敢进来了。


 


叩叩叩,Tee敲了敲大门上的玻璃,“有人在吗?”,却没有人应答,大门是指纹锁,很早之前Tae就将自己的指纹录入进去了。红外线从指间扫过,门应声而开,空空如也的酒吧里伫立着一块巨大的幕布,四周所有的灯光全部打在了幕布上,幕布旁边的拉绳上绑着一个好看的穗子,贴着一张纸,上面写着。“Khun ying 亲启。”


 


Tee心下不禁排腹,这家伙又在搞什么名堂。脚步却还是走了过去,一点一点的拉开了幕布,Tee笑了。


 


幕布后面是一个巨大的“壁炉”,看样子是用塑料泡沫搭的,上面还绑了一个超大的蝴蝶结,用绿色的彩带贴出‘Belong you’的字样。壁炉前面放着一个毯子,像极了当年的那个。


 


记忆的匣子突然被打开,


 


年幼的Tae掉到了年幼的Tee面前,灰头土脸的。Tee带着好奇的表情问道,“你是圣诞老人嘛?”,那时候稚气的男孩,一脸心虚的别着脸,“我当然是圣诞老人了。”


 


Tee嘻嘻的笑了一下,“圣诞老人,你实现我的愿望吧,我要一个可以一直陪我玩的好朋友。”


 


Tae难为情的转过脸,不知道怎么实现眼前这个人的愿望,又舍不得让他失望。


 


Tee调皮的吐了吐舌头,脸上带着一丝狡黠,“其实你不是圣诞老人对不对,我看过动画片的,圣诞老人有着长长的胡子。”


 


Tae闷着头,一句话都不说。Tee看着他,眼睛里亮晶晶的,“你不是圣诞老人,那你可不可以当一直陪我玩的好朋友。”


 


回忆总是不可取代的,幼时的他们也不知道原来人和人可以这样子纠缠一生。而此时Tee的面前也掉下了一个黑米团子,只不过,比那时候的他好像要更大更黑一些。


 


Tee笑了笑,假装害怕的缩了缩,用手指戳了戳那个硕大的黑米团子,紧张的问道“你是不是圣诞老人啊。”


 


“黑米团子”抬头,脸上不似记忆里的那种心虚,包含着满满的坚定。“我不是,我是圣诞老人派来,跟你共度余生的人。”


 


“喂。”Tee被他的话羞的脸一红“怎么不按剧本来啊。”


 


Tae凑的进了些,执起他的一只手放到嘴边轻轻的吻了一下。“那你签不签收啊,我的夫人。”


 


眼前的人扑到他的怀里,红晕爬满脸颊,脸上都可以煮鸡蛋了。Tee窝在Tae的怀里,无声的点点头。“还问,我不是,早就是你的夫人了吗?”


 


灯光朦朦胧胧的打在了两个人身上。银色的指环散发着点点亮光,轻轻的套在了Tee的无名指上。酒吧大厅只留下两个拥吻的身影,许下一世的承诺。


 


 


你以为这样就完了?


 


上车!!!戏精夫夫的拉灯环节!!!



站子说我名字贼长的兔蛋六爷:

这小眼神谁受得了(๑•̀д•́๑) 

每次光平点头的时候头顶上的呆毛都会甩来甩去_(:з」∠)_

我,我死了_(:з」∠)_

给新人文手的一点建议

一柄妖刀洞爷湖:

海鲜粥🍧:



西红柿精:







0转载请注明出处,谢谢,给你沙司吃。








 








1 凡没有累计5w字完结作品的,都是新人文手。哪怕你已经写了50w,但分别属于500个坑掉的文,那你也是新人。

2 你之所以会弃坑,就是因为你知道你要写,但是不知道写什么。等你把你脑洞的东西都写完鸡血都用光又硬挤了三千字后,来,弃坑吧。

3 论大纲的重要性,至少让你知道要写什么,还有什么可写,接下来是什么,还能让你明晰文的结构。千万不要以为你小学、初中、高中的语文课都是废的。

4论大纲的重要性2,不得不承认,人把要做的事情分条列出的时候,确实更容易把它做完。

5 文笔和内容没有必然联系,但是好文笔能给烂故事贴一层金,烂文笔能把好故事剥一层皮。

6你错误的写作方式不是你炫耀、找存在感、和人找共同点的资本。同样,渣也不是。

7把你收藏夹里文段生成器、人名地名物品名生成器地址删了,你是文手,别说你取名废,谁天生也不是触。

8多听取建议,少关注吐槽,并不是所有评论你文的人都是大大,时刻留心那些以刷存在感、秀逼格、贬低他人来获取自我满足的可怜人。

9同样也不要以为自己很厉害。如果你已经这样想了,那我告诉你:如果你有你想象中的自己的十分之一厉害,你都不会这么想。

10还不要以为自己看了多少多少写作经验介绍、读了多少多少书就觉得自己会写文了,吃了一辈子饭也不见得就会做饭。

11在把旧的东西学到之前不要胡乱研究创新,开宗立派。巨人的肩膀再矮也比站在平地高。

12想的永远不要比懂得多,思而不学则殆也不是白说了几千年的。

13如果你不想去学,就不要想当然地写你不懂的东西,免得闹笑话。被人指出硬伤的时候一点都不好玩。

14自信些。如果你自己都觉得自己的文渣,那么别人在你的影响下很难觉得它好——但是不要过度,参见条目9。

15千万不要以为批评你的人才是为你好,夸奖你的人都是奉承和取悦你,原因有三:第一,他们不是,第二,参见条目8,第三,你远没达到值得奉承和取悦的水平。

16你有时间逛贴吧刷微博聊QQ煲剧补番好好好买买买烧烧烧prprpr拳打联盟狗脚踢部落猪,就是没时间打开文档口胡几句。









17干货1,脑子里得有点干货,有干货高冷叫高冷,没有就是傻逼,有干货中二叫中二,没有也是傻逼。








17.5干货是指你觉得有用的东西,可以到经典著作、专业学科著作和古籍里面去找找看。

18干货2,脑子里得有点干货,有干货不一定能开出好脑洞,但是没干货一定开不出来。

19 抄袭是让你的作品迅速low逼起来最有效的方法,别说什么“我抄的大作所以不low”,偷金偷针都是贼,还有那些说“我向xxx致敬 ”,“参考了xxx”的自己都摸摸良心,摸了良心再摸键盘。

20 你探求人生的意义,你揭露人性之恶,你窥探人类欲望的本质,你揭示信仰的价值,在这个无信仰的时代支撑起一片净土,你追求的是对黑暗现实最最尖刻辛辣的讽刺,可是你连个故事都说不好,说不完,甚至说不出。

21 文笔2,什么是烂文笔?凡病句错字词语乱用满天飞颇有小学语文改错题之风,说不明白一个事情的就是烂文笔。因此既然你有写文的打算,我就默认你文笔不烂。

22 文笔3,在“文笔不烂”、可以连句成篇并保证没有明显硬伤的前提下,谁一来就对你文笔发表评论的,不是没认真看,就是故意找喷点。

23 虽然世界上没有“不会制冷就不能评论冰箱”的道理,但还是会制冷而评论冰箱更有力量。

24 不要胡乱的嘲笑人,嘲笑那些批评起别人一套一套的结果自己动起手就萎的人除外。

25 把作品整个写完再修改,不然你永远写不完,尤其是听了人几句“我觉得”就回去大改小改的孩子注意了。

26 写文不是写作业,真特么没人逼你写。

27 醒醒吧,每天惦记着“没人看我就不写了”的孩子。

28 懒?很好,继续。不要紧的,真的,写文真的不重要。懒不是缺点,是萌点,甚至是优点,真的。不骗你。









29 除非你文笔烂(参见21)不要随便让别人帮你修改。第一,不论他多么大大多么厉害,也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。第二,如果你自己都不知道写成什么样自己满意,别人更不知道。第三,写文不是写作文,每个人喜好都不同。








30 请严格区分“我不喜欢”和“它不好”。








31 增补于3月9日:没有所谓“正确的写作方法”,但错误的肯定有,还不少。








32真正促使你能够写完一个故事的不是大纲,是“我知道这个故事的来龙去脉并且要把它讲出来”,但是,首先,你得把故事编出来。








33实在写不出来就别硬写了,去玩一会儿,开心些。又不靠它吃饭,留下不好的回忆多可惜。








34请严格区分“实在写不出来”和“懒”。








35勇敢的少年快去创造奇迹。








36脑洞来得快去得快又不想/没条件马上写的的请把它们记在固定的地方,攒多了再写。 
 
 
【条目之间一编辑就越隔越远怎么回事】 
 





【逐月同人】金酒缘(番外) Ming&kit 民国

一柄妖刀洞爷湖:

军阀少爷&留学酒窝


金明川=Ming  陆念酒=Kit  人物性格还是参照剧中,OCC预警


前文请戳☞  我的逐月MK文整理






炉中的煤火已经添了好几添。


屋外山风呼啸,粉末一般的雪打在窗上,这栋山中小屋在风雪夜里如同一叶扁舟,可是屋内却是一片静谧祥和。


桌上的茶续了几次,颜色淡到如同水一般。


砰,小三子的头磕在桌角,小孩子咧着嘴睁开了眼:“是少帅回来了吗?”


他一个激灵问道。


“还叫少帅,那日你叫他少帅,被罚了几日的零用,还不长记性的吗?”


小三子起身,往炉中添了些火,揉了揉眼:“家里就三人,他偏生让我叫他什么大王,好好的少帅不做,要在这山中称王,还是只有我一个兵的王,小公子,你说少帅是不是被炮弹给炸的傻了?”


念酒裹紧了身上的大氅,惬意的眯着眼:“你是真的不怕他剥了你的皮了。”


小三子吐了吐舌:“小公子,去睡吧,少帅今儿怕是不会回来了。”


念酒摇了摇头:“适才茶喝的多了,走了困,你先去睡吧,我在这等着他。”


他说完,看了看外面:“他说了,今晚定会回的。”


小三子的头摇的如同拨浪鼓一般:“不行,少帅吩咐了的,他不在时,要时刻守着小公子您。”


念酒笑道:“这会儿又听他的话了,放心吧,这是我的家,在家是最安全的。”


小三子架不住困意,扭扭捏捏的去睡了。


念酒翻开手上的书,借着摇曳的烛光细读,才翻了两页,就把书撂在了一旁。


望向窗外,这雪是越下越大了,早知道就不非要限了他今日必回,山中风雪本来就大,若是遇到什么饿极了的野兽。


念酒站起身,走到窗口,天地之间似乎只剩下了黑与白。


他们在这山中已经住了下半年了,金明川身上的伤已经渐好了,只是提重物还是有些费力。


不过,金明川似乎很开心,连小三子都说,他跟了少帅这么多年,竟不知少帅这么爱笑。


念酒觉得这样也很好,他们三人避世在此,不会再有杀戮也不会再有欺诈。


只是每日见金明川用左手举枪,他心里都是酸酸的,他毕竟是曾经驰骋沙场的少帅啊。


那一日,忽然来了访客,一身戎装,是王琵琶派来的。


金明川读了信,只是让那人走了。


那一夜,金明川在他身侧,辗转反侧,一夜未眠。


第二日,念酒就让小三子备了马。


金明川早起练枪回来,看到念酒已经一切为他备好。


“小酒儿,你这是……”


“你和王琵琶是过命的交情,若他有事相求,你必要帮忙的,早去早回吧,阿金哥哥,别忘了给我带两串糖葫芦回来。”


金明川笑了:“看来,我现在是如何都瞒不过念酒了,老王的确有事找我,给我五日,你……等我回来吧。”


 


念酒拍了拍那匹已经休养太久的白马:“五日,我等你。”


金明川跨上马,马儿嘶鸣一声,金明川回过头来。


“去吧,这一次,我不会不见的。”


这一去,便是几日,今天便是他们约定的日子了。


远处的寒夜当中,忽然出现一点光亮,那光由远及近,渐渐有马蹄声响。


念酒心一动,躺会躺椅之上,闭了眼。


 


门被轻轻的推开了。


金明川手里捧着一坛酒走了进来。


炉火摇曳,照着炉边浅睡的人的脸。


念酒整个人被大氅包裹得严严实实,唯独露出了一截脚踝,雪白纤细。


金明川像是松了口气一般,将酒坛缓缓的放在桌上,又从怀里掏出包裹仔细的糖葫芦,仔细的检查了一下。


他远远的站在炉火边,直到那火将他的身上的寒气驱逐,他才脱掉了外套,走到塌边,轻轻的蹲下。


他伸手握住了念酒的脚踝,果然是冰凉的。


这下,念酒只好睁开了眼。


“回来了。”


“是啊,我说五日便是五日,王琵琶找到了当初绑走你的那个日本人,算他命大,居然没有死在炮火之下,不过这次,他就没那么幸运了,我本想割了他的头回来的,又怕你烦。”


金明川轻轻的揉捏着念酒的脚踝,爱不释手的模样。


 


“我的仇,算是报了。”


念酒轻声的叹息:“我以为,你要回去做少帅了呢。”


“那扰人的少帅哪有我这大王来的自在,这山,这水,这人都是我的,谁能有我潇洒,不过王琵琶倒是真的后悔了,他往日的野心就是呼风唤雨,掌管一方,如今真的让他做了,他又嫌难做,不过做都做了,他再后悔也来不及了。”


念酒被金明川的话逗笑,他能想到那王琵琶叉着腰破口大骂的模样。


 


烛火晃了几晃,灭了,原来是燃到了尽头。


屋子里的一下子暗了不少。


金明川凑到念酒的耳边:“王琵琶送了我一坛陆家的好酒,本来想和你把酒夜话,只是见了陆小公子,我就丢了饮酒的心。这酒再醇再香也没有我的酒儿香,夜深了,咱们歇了吧。”


 



念酒怕疼,因此每次金明川都会小心翼翼的吻遍他的全身,从头顶柔顺的发丝,到他扭动的腰身,再一路向下,直到酒儿如同一个被卸了爪牙的小兽一样,将自己最柔软的部分展露与他。


念酒本就白,情动时,通身都会变成粉色,像是醉了酒一般。


金明川爱极了他又羞又恼的模样。


这次,可能是思念的紧了,他竟然一口咬在念酒的脚踝上,雪白的皮肤上立时多了一排清晰的牙印。


念酒发出一声轻呼,金明川抬起头,目光里满是欲望:“早就想这么做了,让你好好的不要冻着,你偏生不听。”


念酒也不知是恼的还是羞的脸红红的,裹了被子不让金明川碰。


“你回的这么晚,我还没罚你,你竟还敢咬我。”


“那酒儿想怎么罚?”


金明川早就褪了一身衣服,裸着身子,身上的道道伤疤清晰可见。


念酒看着那些疤,气势就弱了一半,他咬着牙,下了好大的决心:“就罚你七日不能上床。”


金明川看着酒儿没有底气的脸,邪邪一笑:“酒儿,你这惩罚不对,不是该罚我精尽人亡才对嘛?”


他说着,掀开酒儿的被子,钻了进去。


红鸾帐内暖春宵,鸳鸯酒醉漾琼瑶。


天光微亮时,金明川擦了擦怀中酒儿额头的汗水,满足的盯着帐顶:“这床锦绣的罗帐买的不错,喜庆,有点洞房的意思,明儿我要给小三子赏。”


已经是半睡半醒的酒儿忽然睁开了眼:“好?哪儿好了?我不喜欢,从明儿起罚小三子一个月的零用。”


金明川大笑:“好,酒儿说罚便罚,谁让你比这山中的大王还要大呢。”



hhhhhhhh霸道的少爷

一柄妖刀洞爷湖:

看着我,只能看着我哼!

吃蜜糖枇杷不吐柯基:

少奶奶别说话了,认真跟少爷玩游戏吧🌝🌝
Cr:Lun 姊姊(YT)

天气好冷~换上了我的大棉袄~໒( ͡◕ ᴥ ◕͡ )७